1. 您現在的位置:中華樂器網 - 樂器行業動態 - 正文
          2. 著名笛子演奏家“吹破天”馮子存

            來自:中華樂器網  發布:2013年11月05日  閱讀:

            著名笛子演奏家馮子存是北派竹笛藝術代表人物,他早年間在河北省張家口一帶演出,因他吹笛子的造詣無人能及,人們都叫他“吹破天”。他的前半生,身背一支竹笛顛沛流離四處賣藝;他的后半生,得以進入中央音樂學院、中國歌舞團教學、演出。馮子存的女兒馮彬講述了父親不為人知的傳奇故事。

            笛子獨奏亮相舞臺 電臺播放反響熱烈

            1953年,是父親人生的一個轉折點。這一年4月,父親作為河北省代表,參加了全國第一屆民間音樂舞蹈觀摩會演。他演奏了《放風箏》、《喜相逢》兩首笛子獨奏曲。

            不論是普通觀眾還是藝術家,誰都從未見過,原本都是用作伴奏的竹笛也能單獨演奏,并且旋律能夠如此豐富,花樣百出。父親在吹奏《放風箏》時,自創的“飛指花舌”音,能模擬出風箏的升起和降落。而《喜相逢》這首原來流傳于內蒙古的民間樂曲,原本是河北梆子、二人臺等地方戲里的過場音樂,在父親的吹奏下,成為一首表現情人惜別重逢心情的曲子,而且愈到最后,他吹奏的速度愈快,情緒也愈加熱烈。

            父親音色嘹亮、豐富純熟的演出技巧贏得了觀眾的掌聲,也因此獲得了這次會演的一等獎,并且被評為優秀演奏員。這次演出被電臺反復播放,父親成為新中國首位將笛子獨奏搬到演出舞臺的藝術家。自此,很多文藝團體竹笛演奏者們也開始學習笛子獨奏,最先學的就是父親吹奏的這兩首曲子。這一年7月,父親被調到中央音樂學院音樂工作團。年底,他又隨同中央音樂學院音樂工作團一起調入中央歌舞團(今中國歌舞團)。

            頂風吹笛氣不散 不吃不睡學技藝

            父親1904年生于張家口市陽原縣一個貧苦之家。據他回憶,小時候從未穿過新衣服。14歲起開始跟隨大哥學吹笛子,也跟著大哥到張家口、尚義、張北一帶賣藝演出過。當時,尚義一帶流行“東路二人臺”,通常以笛子為伴奏。父親不識字更不識譜,但是他非常聰明,白天聽別人吹奏一遍,便能記下來,晚上就躺在炕上把白天記的曲子自己哼唱。有時候看到一些民間演出,聽完一遍馬上就拿起笛子吹奏,他要求自己和人家吹得一模一樣,如果吹不成,就不吃飯不睡覺。

            祖父病故之后,父親和幾名藝友到張家口尚義縣賣藝求生。張北、內蒙古一帶常年氣候寒冷、風沙彌漫。父親練就了一身頂風吹笛氣不散的本領,得了個“吹破天”的名號。一有演出,好多人從幾十里外專門跑來看,就是為了聽“吹破天”的笛音。

            父親的笛曲風格是在張北一帶的民歌、山西梆子、二人臺等民間音樂和戲曲的直接熏陶下形成的。通常,他的演奏力度很強,比別人要高出幾十個音分,甚至半個音。另外,歌唱性是他笛曲的特色。北派梆笛風格高亢、嘹亮,父親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。

            買笛贈送“粉絲” 備飯招待求藝人

            我從懂得認字開始,就開始幫父親讀信。父親每天都要收到從全國各地來的幾十封信。大部分都是求教信,有專業學笛的,也有業余愛好者。那時候,馮子存名聲很響,他如同現今的明星一樣,擁有許多的“粉絲”。有的來信者說自己喜歡笛子,但是買不到合適的。父親還會自己掏錢買笛子,寄過去送給人家。

            到家里來的人也很多。有的拿著單位的介紹信,有的干脆就直接登門。父親一向來者不拒,有求必應。不過,因為沒有文化,對音樂理論的知識很多可意會卻無法言傳,經常是他的學生霍偉等人在一旁幫忙解答。來人到家里來,跟隨他學習笛子,一到飯點,他就吩咐保姆多做飯,一定要留人吃飯。

            左臂袖筒藏竹笛 應邀表演從不拒

            父親為人隨和,從來沒有和別人發過脾氣,教笛子的時候更是這樣。不過,父親的笛子很難學。

            父親從不讓我學笛,在他們那個年代沒有女孩學習管樂,所以“傳男不傳女”。父親在老家的侄兒馮順兄弟兩人則繼承了父親的技藝。他對侄兒非常照顧,經常寄錢給他們。但是由于演出繁忙,他沒有能夠更多地指導侄兒。馮順大哥后來參軍,在部隊上也是文藝骨干,復員之后,他也想調到張家口專門做文藝工作,但是父親說,不愿意給黨添麻煩,讓他們在農村鍛煉吧。于是,馮順大哥一輩子都在農村,到如今已經三十年沒有再吹笛子了。

            1969年,以“戰備疏散”為名,我們一家人被迫回到了河北省陽原老家。父親除了務農,更多的還是搞他的笛子演奏,母親是京韻大鼓表演藝術家。他們兩人到村里的小學里面做音樂老師,教孩子們唱歌吹笛子。父親到中央歌舞團以后工資待遇很高,所以他有一些積蓄,在鄉里無論誰家有困難,只要求到他,他從來都沒有拒絕過。

            到上世紀70年代我們又重新調回北京。那時父親已經70多歲,淡出舞臺。但他袖筒里面永遠都帶著自己的笛子,所以別人看到他左臂總是直的,不能彎曲。只要有人說“馮老來一個”,他就馬上從袖筒里取出笛子滿足大家的要求。

            父親對笛子鐘愛一生。每天醒來第一件事,就是拉開床邊的抽屜,摸出他的笛子,吹奏一曲,到晚年身體十分不適,即使只能吹一小會兒,他也從不間斷。

            父親的演出很即興,即使是同一首曲子,每次吹奏都不一樣。中央音樂學院的方堃老師說,不如把它編曲。于是,由父親演奏,方堃編曲,這樣才有了后來的傳世曲目《喜相逢》。之后,在方堃、霍偉等人的幫助下,父親得以譜下《對花》《鬧花燈》《五梆子》《春耕》《黃鶯亮翅》等幾十首曲目,很多成為笛子獨奏曲中的經典曲目。

          3. 最新樂器行業動態
            樂器行業動態評論
            加載中...
           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青山网